塔之君

愚蠢的我

【猎空X黑百合】归零·新生

“传送阵列定位系统失控,汇报当前坐标!”

“重复!猎空,汇报当前坐标!”

“猎空?猎空?能听到么?莉娜,回答我!”

“莉娜!哦,不,不……我们失去了一号原型机的信号,我们失去了她……”

“非常遗憾,‘跃空者’原型战机第一次试行传送失败,我们的战友————莉娜·奥克斯顿不幸殉职,让我们为她的离去默哀。”


……


莉娜·奥克斯顿,代号“猎空”,守望先锋的王牌飞行员,现在有些困惑于自己的处境。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原型机和控制台失去联系的那一刻,却转瞬发现置身于一个普通的住宅后院:没有原型战机,没有控制塔,没有能够解释这一切的研究人员。

“好吧,至少看起来我还活着。”年轻又乐观的飞行员小姐耸了耸肩,抬脚准备离开,没走几步就突然回到了最初的地点,“怎么回事?!”

试了无数次,猎空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离开这个后院,甚至向院门方向走出大约三米后就会自动回到初始地点,还有更令人沮丧的认识就是:没有人能听见她的声音,也没有人能看到她,在一个漂亮的成年女性从她的身体中穿过并拿了一些土豆回到房间后,这个总是精神满满的短发姑娘终于忍不住干脆坐在原地叹气。

“艾米丽!艾米丽,今天做了你喜欢的土豆泥,快来吃饭吧!”

“好的,妈妈,我这就过来!”一个甜美的女孩声音回答道。

“法语?哦,我竟然被传送过了海峡,‘跃空者’不是以时间为坐标定点的么?回去后要好好跟那群戴眼镜的白袍们提提意见,坐标差那么多实在是……”,耐不住寂寞的话唠自言自语地抓着脑袋,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向住宅的后门望去————看起来温柔甜美的一个小姑娘,视线像是落在了她身上。

“嘿!小猫咪,你能看到我么?”

当然,结局是兴奋地蹦起来挥手的猎空小姐又一次失望了。


……


艾米丽有种错觉:后院里有人,但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觉得是自己最近学习太努力了的缘故。其实,这种感觉并不是那么令人焦虑,或者说,如果有那个人存在,也必然是个让人安心的家伙。

时不时,她总会感到一阵愉快而不自觉抿起嘴角,晚上睡觉也睡得很安稳。闭上眼睛,就好像能看到那温柔的目光,她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但她想自己可能和一个想象中的人恋爱了。

哦,就像不知道从哪本书里看到的那句话说的,“少女情怀总是诗”。

热爱冒险、喜欢积极思考的猎空小姐在这几个月终于找到了这场事故不那么令人悲观的一面,比如说:成为“幽灵体”的她不会被饿死,如果集中精力去触碰物体(比如蜘蛛)还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接触到的,这家的”小猫咪“能够感觉到她的存在,而且”小猫咪“的笑容真是太太太太可爱了!

趴在二楼窗台上看着艾米丽睡觉,把她害怕的蜘蛛都弹开,在她看向自己的时候不停地说着赞美她的话,然后在艾米丽坐在后院台阶的时候默默坐在她身边。猎空知道自己对于这个温柔漂亮的少女的感情有些特殊,在这个差点令人绝望的处境中,艾米丽大约是她还能称自己为“人类”的最终救赎。

而人类,总是不会知足。


……


时间对于猎空来说没有了作为衡量标准的意义,她有些混乱。

最近的时空交错地有些频繁,她在某些时候能够回到守望先锋的基地,某些时候又会回到那个有艾米丽的后院。而令她不安的是,艾米丽的时间流逝得比她快很多,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女,如今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美人。

意外又幸运的是,当回到基地时,她的伙伴们虽然不能触碰到她,却可以和她交流。

“你身上的分子无法和时间流同步,这种症状称为“时间解离”,只有解决了和时间流的同步障碍,我们才能让你在这个时空稳定下来。不要担心,猎空,温斯顿最新的研究很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相信我们!”

猎空的时空解离症状越发不稳定,她回到后院的时间越来越短暂,遇到艾米丽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年少时的恋爱幻想慢慢在艾米丽十多年的时光流逝中淡去,而对于猎空来说,却仅仅是过了短短几个月,这个从来都是笑着的帅气可爱的姑娘终于也维持不住了笑容。

“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杰哈,到这里来,这里能看到后院的樱桃树。”

“好的。”

“这棵树开花的时候非常漂亮!”,曾经的甜美已经在时光中沉淀出更加温柔成熟的音色。

“亲爱的,我相信什么花朵也不会比你更美丽!”,这个叫杰哈·拉克瓦的男人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感到无比幸福。

站在他们身旁的猎空,不,现在的她只是莉娜·奥克斯顿————一个看着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的女孩子,她苦笑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轻轻走到艾米丽身边。全神贯注得看着面前这个人,为她的幸福感到高兴,却仍有些许不甘心,莉娜伸手想要触碰艾米丽。

“亲爱的,我们到这边来合个影吧!”,男人兴致勃勃地指着树下。

不————不要离开!那里超过了她能够到达的范围,她快走几步想要追上去————瞬间眼前的景色一变。

“快!开启‘时间加速器’锁定加速范围,把我们的伙伴留下来!”

猎空在大家的迎接中泪流满面,没有人觉得不对————这样就好,一切都很完满,莉娜·奥克斯顿这样想着。


……


【守望先锋重新集结!】

“嘿!你在干什么?”

又是这种极具辨识性的带着笑容的声音,又是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身边,黑百合难得出现懊恼的情绪,她总是对这个闪来闪去的小姑娘缺少了点警惕性。

不过也好,有个可以多少牵动到情绪的事物真是令人格外兴奋啊,黑爪组织的完美刺客瞄准了对手轻轻舔了舔嘴唇。

狩猎开始。



The end 



===     ===     ===     ===

【猎空&黑百合官方设定】

莉娜·奥克斯顿  (代号猎空)26岁

英国 伦敦 冒险家 (前)守望先锋成员

可以进行时间跳跃的冒险家,为了正义不懈努力着

是守望先锋原型机试飞计划最年轻的成员,被选为可进行传送的原型战机“跃空者”的试飞员

第一次试飞过程中,原型机的传送阵列出现故障,包括飞行员在内完全失踪,莉娜因此被认定为已阵亡

然而莉娜却在几个月后再次出现,不过这次她并不是原来的她了:她身上的分子无法和时间流同步。这种被称为“时间解离”的症状使她彻底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幽灵,时不时地会突然消失数小时甚至几天。即使她短暂出现在正常时间,也无法维持自己的实体形态。

守望先锋的医生和研究人员对此束手无策,猎空似乎不得不永远保持这一形态,直到一名叫温斯顿的科学家设计出了“时间加速器”,一台可以让猎空维持在当前时间的装置。不仅如此,这一装置还让猎空有能力控制她自己的时间流,使她可以任意加速或减慢时间。


艾米丽·拉克瓦  (代号黑百合) 33岁

法国 安纳西 刺客 隶属恐怖组织“黑爪”

一位完美的杀手:耐心、果断、无情,没有任何情感且事后毫无悔意。

曾与杰哈·拉克瓦结婚

黑爪特工绑架了艾米丽并对其进行了一项高强度神经重构计划,他们击垮了她的意志,抑制了其本身的人性,将其变成了一个潜伏特工。她最终被守望先锋探员找到并在确认无致命伤后重新过上了以前的生活。

两周之后,她杀死了睡梦中的杰哈。


完成任务后,艾米丽回归了黑爪,而他们也最终完成了将艾米丽变为一个活体武器的计划。她接受了高强度的隐秘行动训练,生理结构也被进行了调整,心跳速率大幅降低,体温骤降的同时皮肤也变成了冰冷的蓝色,并且再也无法感受到人类情感。

曾经的艾米丽已经彻底消失了。

现在,黑百合成为了黑爪最强大的杀手,只有在完美完成一项任务之后才会感到些许的满足。

评论(4)

热度(7)